素骨

【盾冬】阿波菲斯来的那一夜(1)狗血放飞伪科幻

克拉德美索:

套用《彗星来的那一夜》科幻内核。


Summary:巴基毫无指望地暗恋着宇宙直男史蒂夫,直到那个跨年夜,阿波菲斯小行星来了——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敞开了!


 


巴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会儿倒腾咖啡机,一会儿又将杂志翻得哗啦啦作响,还把电视机调到了最大音量,新闻正在播报:“今夜,‘阿波菲斯’小行星的运行轨迹将无限接近于地球,其运行速度为5.9千米/秒,但目前已排除与地球相撞的可能性。‘阿波菲斯’小行星的名字来源于古埃及神话之中的黑暗与毁灭之神,他象征着混沌与破坏、秩序的毁灭……”


 


不知为何,巴基今天有点心焦,却又找不到什么具体的原因,好像是纯生理上的坐立不安。


 


今天是本年度的最后一天,大家早早就约好,今夜要一起在托尼位于纽约市郊区的某栋别墅中渡过,共同迎接新年。


 


但巴基来早了——他下午到的时候,这栋别墅里还只有托尼一个人,而且他还在补觉。


 


托尼看起来像是困得快要死了,他非常勉强地开门把巴基放进来,让他自便,就爬回了卧室。


 


于是巴基就真的“自便”了,直到托尼终于不耐烦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你就不能消停片刻吗?我今天早上才睡着。”托尼的眼睛上挂着大黑眼圈,“你让我有一种错觉——好像我养了一只正在发情的猫。”


 


“可是现在天又快黑了,他们也快该到了。”巴基随手将刚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一盒冰镇牛奶丢给了他,“身为主人,你也该起床了。”


 


托尼看了一眼,嫌弃丢还给巴基:“小孩子才喝这玩意!”


 


巴基又丢回去:“你多喝点,毕竟你还需要长个子。”


 


托尼恼了,又把牛奶盒丢过来:“还是你多喝点吧,这玩意有助于巩固记忆力,洗脑仔!”


 


这一次,巴基还没来得及将牛奶盒丢还给托尼,一个他已经期待已久的声音从别墅的大门外出现了——


 


“不准叫巴基洗脑仔,托尼!要我说你多少次?”


 


托尼飞快地翻了个白眼,对巴基嘟囔:“好吧,你赢了,我从不和有啰嗦监护人的小朋友玩。”


 


巴基看向大门——史蒂夫·罗杰斯走了进来,他如平日里一样英俊迷人,浑身上下都闪烁着正直的金光。


 


是的,正直,又正又直,既正气凛然,又直男得不可侵犯。


 


看到史蒂夫,巴基忍不住微笑起来。


 


然后他就被拍了肩膀——是托尼,他非常不正经地低声说道:“拜托,把你饥渴的目光收一收。”


 


“什么?”


 


“你看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扑进他怀里扒开他的衣服然后舔遍他的全身了。”


 


巴基不小心把牛奶盒捏爆了——但这不怪他,对吗?相对于他的金属手指来说,硬纸壳牛奶盒未免也太脆弱了。


 


而正在这时,一个“不速之客”跟在史蒂夫身后进了门。


 


“啊哦!”托尼露出一脸“大事不好但这说起来也并不关我的事所以我决定先撤”的神色,看着巴基摇了摇头,然后马上向卧室方向逃窜。


 


他边逃边摆手:“容我穿条裤子再会见女士。”


 


“不速之客”甩了甩她棕色的长卷发,然后亲昵地抱住了史蒂夫的胳膊,撒娇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斯塔克先生吗?亲爱的,你的朋友们好像都很有趣。”


 


“是吗,斯塔克先生?你见我的时候可经常没这么彬彬有礼,难道我不算是个女人吗?”又一个熟悉的声音,跟在那名“不速之客”后方进了屋。


 


听到这个性感的嗓音,巴基顿时心头一宽——幸好娜塔莎也来了,不然他要怎样单独面对史蒂夫,和他那个崭新的、娇滴滴的、该死地还把胳膊挂在史蒂夫身上的“新朋友”?


 


“因为你是女神行了吧!”里屋传来了托尼的喊叫声。


 


娜塔莎莞尔一笑,然后对巴基打招呼:“嘿亲爱的!等了多久?”


 


又用胳膊肘用力捅了史蒂夫的腰眼一下:“还不快给你的宝贝竹马介绍一下你的新女朋友?”


 


虽然早已料到会是这样,但亲耳听到“女朋友”这个单词,巴基仍然忍不住神色一黯。


 


还好娜塔莎及时地挤过了那两个在门口磨磨蹭蹭换鞋的人,大步走到巴基面前,挡住了史蒂夫看向他的视线,并帮他收拾那盒被捏爆的、现在已经在地板上肆意流淌的牛奶。


 


可巴基仍然并不好过——娜塔莎分明就是在同情他,而巴基固执地认为自己并不需要同情。


 


来自于他人的同情,只会令他的心情更加难堪罢了。


 


“谢谢帮忙,娜特。”他低声对娜塔莎一语双关道,“但我不需要你这样。”


 


“你更需要的是打破一个僵局,而不是打破一个牛奶盒。”娜塔莎犀利地指出。


 


“巴基,这是琳达,她是神盾局的高级文员。”史蒂夫略带羞涩地介绍道,“我们每天上班都会见面。”


 


他和棕发女郎已经走了过来——巴基用余光注意到,琳达仍然还吊在史蒂夫的胳膊上。


 


是啊,巴基心想,你们每天都能见面,而不像我,一年到头呆在瓦坎达放羊,几个月才能和你见上一面。


 


虽然那是巴基自己的选择。


 


“琳达,这就是巴基,我跟你提过很多次的,我最好的朋友。”史蒂夫绕过娜塔莎,目光直接又温柔地投向巴基——而一旦提起巴基,他就如同一个十六岁的青涩少年谈论起自己“厉害的好朋友”一样滔滔不绝,“我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可是上世纪初期的事情了呢——简直难以想象是不是?巴基遇到我的时候,我还是一棵豆芽菜,而他已经是个好看的大个子了,你都不知道,我以前想看他一眼都需要拼命仰起头然后……”


 


“噢,亲爱的,我当然知道那个一米六还哮喘的你,以及你你的宝贝巴恩斯中士。”琳达打断了史蒂夫忍不住愈来愈激动的语气,笑语盈盈说道,“你的博古馆展板上可是写着呢——美国队长最好的朋友,咆哮突击队唯一为国捐躯的队员——”


 


“对,没错,就是他。”


 


“也是曾经臭名昭著的冬日战士。”


 


巴基还蹲在地上擦牛奶,听闻此言手上动作一滞,娜塔莎尖锐地抬眼望向琳达,眼神不复友善。


 


史蒂夫唇角的笑容僵住了,然后逐渐消失,他严肃地对女朋友说教:“巴基是被迫洗脑的,那是很痛苦的一段经历,希望你不会拿这个开玩笑。”


 


“嗨,别紧张亲爱的!”琳达立刻笑颜如花地晃动史蒂夫的胳膊,“我当然知道巴恩斯中士不是坏人啦!实际上,这令他更加迷人不是吗,我知道好几个同事都很迷恋他来着——噢,其中还有男的。”


 


史蒂夫脸上的神情仍然不太好,但巴基已经站了起来,一边擦手一边冲琳达微笑:“很高兴认识你,琳达。”


 


“天哪,你笑起来就更迷人啦,巴恩斯中士。”琳达也冲他笑开了花,并伸出一只手。


 


“叫我巴基就好。”巴基得体地握住“史蒂夫新女朋友”的手,强迫自己笑得像个甜蜜优雅的绅士。


 


 


“我不喜欢她。”巴基站在院子里,一边抽烟一边对娜塔莎抱怨。


 


他现在可是一点都不绅士了。


 


院子里有些积雪,但并不太冷,更何况他和战斗种族出身的娜塔莎也并不怕冷。


 


他抽的是女士香烟,巧克力味的,娜塔莎的最爱。


 


“噢,你当然不会喜欢她。”娜塔莎夺过他指尖的女士香烟,塞进自己的红唇,吸了几口,然后缓缓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就像你也不那么喜欢佩吉·卡特和莎朗·卡特一样——但凡和美国队长有过绯闻的女士,敢问你喜欢过哪一个?”


 


“万事无绝对,我眼前不就站着一个?”巴基笑着凑过去,假装亲昵,“我多喜欢你呀,娜塔莎……”


 


娜塔莎一把推开他:“行了吧你,就算你和我上床,大家也不会以为你真的能爱上我。”


 


“没关系。”巴基不以为然地摊摊手臂,“只要史蒂夫如此坚信就行了。”


 


“可怜的史蒂夫,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压根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同性恋这种取向的存在。”


 


“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相信他最好的哥们儿就是同性恋。”巴基望着夕阳即将西下的绚烂天空,无奈地说道,“就算他能相信,他也不会意识到,我爱的那个人就是……”


 


“你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告诉他呢?”娜塔莎略有些暴躁地说道。


 


巴基又拆出一根香烟,点上火,怅然道:“因为他不会拒绝的。”


 


娜塔莎盯着他良久,然后发出一声长叹——是啊,史蒂夫不会拒绝的。


 


史蒂夫不会拒绝巴基的任何事,自从巴基经历了那些糟糕无比的事。


 


掉下火车,被洗脑,被反复冰冻,被迫成为杀手,被全世界误认为是制造爆炸案的罪犯,被黑豹追杀,被托尼追杀(当然,现在他们早已和解了),再次冰冻,又被灭霸一个响指打没了命……


 


当这一切一切的厄运终于全都过去之后,史蒂夫每次看着巴基的眼神,都令巴基觉得在史蒂夫眼里,自己好像是一个一戳就破的气泡,而史蒂夫偏偏不想他就这么碎掉。


 


“我真的没事!”他无数次对史蒂夫表白过这一点,“我现在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了,而且脑子也特别好使,不会再失忆了。”


 


“我知道。”史蒂夫每次都会温柔呵护地回答,“可我就是想看着你,一刻不停地看着你。”


 


巴基知道,史蒂夫有PTSD——他怕他最好最珍贵的朋友再次从眼前消失。


 


他已经再也受不了这个了。


 


可美国队长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世界上没人能受得了被他那双迷人的蓝眼睛如此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更何况巴基本就爱着他。


 


他爱了他那么多年了,就算被九头蛇反复冰冻解冻电击洗脑,可最终他仍然还是被爱情唤醒。


 


巴基的心脏很快就被抑制不住的柔情和求而不得的酸涩撑满,撑到发胀,撑到即将爆炸。


 


巴基意识到,无论自己提出什么样的请求,史蒂夫都不会拒绝——其中当然包括而不仅限于求爱。


 


可他怎么能任由自己的私欲,将他的直男朋友锁死在自己身边呢?


 


说出来,你就能得到他!


 


不,我不能说,就算得到,那也不是真正的爱情——他根本不喜欢男人!


 


两个相悖的念头交错出现,巴基只好在自己的大脑即将爆炸之前逃跑了——他跑到瓦坎达,跑到黑豹的地盘,让国王大人给他一亩三分地,让他当个放羊的农夫,躲开美国队长盛满多年深厚情谊的关切眼神,好让自己一旦接近史蒂夫就一边震颤一边破碎的心脏歇口气。


 


但这个即将跨年的夜晚,美国队长一句“真希望巴基能陪我跨年,就像一个世纪前那样”,就把他轻易召了回来。


 


此刻娜塔莎和巴基忍不住一同向客厅内望去。


 


他们与别墅的大厅里只隔着一层玻璃落地窗,相较于窗外只有他们两人的冷清,窗内的那个世界就热闹多了。


 


身在纽约能来参加聚会的大家基本上已经都到齐了,托尼正在指挥他的机器人们不停从地窖往客厅抬酒,山姆和彼得不知道在玩什么,两个人都在兴高采烈地大喊大叫,幻视和旺达还在窃窃私语,克林特带来了他的一大家子,正在忙着给他的孩子们分发糖果,班纳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电视新闻,也不知道新闻究竟哪里吸引了他。


 


而史蒂夫和他的新女友不见踪影。


 


“娜特。”巴基忽然开口道,“你幻想过另一种可能吗?”


 


“嗯?”娜塔莎诧异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幻想你不是gay的可能吗?”


 


“噢该死的。”巴基失笑,“如果我不是gay,我早就跟你在一起了好吧,估计在苏联当你的教官时,就要引诱你私奔了。”


 


“别做梦了,我们就算会在一起,也一定会分手的,就像我和班纳那样。”娜塔莎也笑道,“比起你的话,我倒更宁愿去幻想一下我和克林特的可能——假如他还是单身狗的话,恐怕我真的会认真考虑一下他。”


 


巴基诧异地将目光落在克林特身上。


 


他正在给他的孩子们当马骑。


 


他看起来很快乐。


 


“你真坦诚。”他发自内心地称赞娜塔莎。


 


“对你一向如此。”娜塔莎无所谓地回答,“我可不是憋得住话的人,如果让我去暗恋一个倔强的直男小个子一百年,并且搞不好还得继续暗恋完整个余生,你不如一枪打死我。”


 


巴基立刻举起双手以示投降:“不要咄咄逼人了,女士!饶过我这个可怜的小基佬吧!”


 


就在这时,原本灯火通明的别墅内忽然灯光全灭了。


 


娜塔莎和巴基吓了一跳,屋内的人似乎也都跟着有一丝慌乱,但紧接着,灯光又重新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巴基打开门,冲屋内喊道,“托尼,你不是号称这屋子里的线路都是你自己弄的,稳若核基地吗?”


 


“闭嘴吧巴恩斯!”托尼大喊道,“这绝对不是我的错!让我看看这究竟是怎……”


 


“可能是阿波菲斯。”只见班纳推了推眼镜,从一直看电视的坐姿中站了起来,替他的科学家朋友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刚才电视台报道了,我也推测了一下,阿波菲斯小行星的体积很大,在经过地球时,有可能对地球的引力场造成……然后……电磁波……量子场……根据量子相干性……那么假如空间力场交叠……所以……”


 


除了托尼,没人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鬼。


 


于是大家纷纷发出客套的“哦!原来是这么回事!”的声音,然后各自继续自己的事。


 


这个时候,令他成为“可怜小基佬”的那个宇宙直男,忽然从拐角的阴影中现身,出现在了巴基面前。


 


巴基就像是本能一样,在第一时间内掐灭了香烟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烟头丢到了一边。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女朋友呢?”巴基挑起一根眉毛。


 


说出“女朋友”这个单词的时候,巴基觉得胃里一阵抽搐。


 


“去洗手间补妆了……”史蒂夫有点不自然地回答。


 


这个时候,巴基忽然发现,史蒂夫的脸侧有一丁点虽然已经被擦拭过,但仍然有口红留下的吻痕。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跟胃一样,在一瞬间皱了起来,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抓住,然后用力挤压。


 


他愣愣地盯着史蒂夫侧脸上的吻痕。


 


“嘿,发什么呆呢你?还不进来吗?”史蒂夫丝毫没有发现巴基的异样,他拍了拍巴基的肩膀,然后用力搂住他,“别总站在外面了,你会冻坏的——快进来陪陪我,跟我说说你在瓦坎达过得怎么样?”


 


“喂!”娜塔莎在他们身后不满地说道,“就没人关心我会不会被冻坏吗?”


 


“噢抱歉娜特,我只是……”史蒂夫扭头看向娜塔莎——于是,他一眼就看到了娜塔莎手指间还没来得及丢掉的烟头。


 


他微微皱了皱眉:“娜特,你就不能少抽点烟吗?你和巴基总是靠得那么近,二手烟会污染巴基的肺的!”


 


娜塔莎夹着还在兀自燃烧的香烟目瞪口呆。


 


“别怪她,她不是故意的。”巴基冲娜塔莎挤眉弄眼,然后跟着史蒂夫,勾肩搭背地走进了屋子,就像一对真正心照不宣的好兄弟一样。


 


“БЛЯДЬ!”娜塔莎在他们身后骂道。


 


“她在说什么?”史蒂夫侧过头来问巴基——他的手臂还搭在巴基肩膀上,口中呼出的热气洒在了巴基敞开的领口。


 


巴基浑身传来一阵酥麻的战栗。


 


“没什么,她说她爱我。”他用玩笑掩饰自己身体的异样。


 


“噢。好巧。”史蒂夫笑得甜蜜极了,“我也爱你,哥们儿——大家都爱你。”


 


史蒂夫的蓝眼睛里满是温柔笑意,金色睫毛在灯光下闪着微光。


 


而他的胳膊仍然紧紧抱着巴基,传递着来自于史蒂夫·罗杰斯此人独有的、宛若小太阳般的温暖正能量。


 


如果可能,他当然愿意给予巴基全世界最多、最无私的爱——巴基深信这一点。


 


巴基吸了口气,小心翼翼从史蒂夫的怀抱中抽身出来——他不能贪恋那份温暖,那只会令他坠入更深的深渊。


 


“怎么的,现在是不表白不行时刻?”他开着玩笑苦笑道,“那好吧,我也爱你,哥们儿。”




(下一章)




——————————




《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本子激情预售中!


购买链接在此


全文试阅地址在此


微博转发抽奖地址在此



评论

热度(926)